致90后的我们

致90后的我们

十一月 6, 2018 阅读 459 字数 1142 评论 0 喜欢 0

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先是九月份单田芳老先生的离世,后又着是十月份央视主持人李咏前辈的离世,又接着金庸大师的离世。让我们不禁感慨这是怎么了,他们怎么突然就不在了。

 

曾经坐着出租车都能听到收音机传出来的“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评书都是从他口中听说,几乎家喻户晓。可他却在今年九月份永远的停止了下回分解。

 

小时候好像人人都会做的6+1手势,当时打开中央三就看到的《非常6+1》这档节目,一直觉得李咏还如此的风华正茂。当25号全媒体铺天盖地卷来李咏去世的消息,我甚至看到了文字/仍然觉得这都是谣言/还想着李咏快出来辟一下谣。但当我看到哈文证实了李咏去世的消息的时候,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这是真的,但我的大脑又经过了一段时间才接受这个消息。

 

就算没有看过金庸原著的,也都看过电视剧版的吧。金庸为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著作/太多太多回忆。

 

现在再去百度搜索他们的资料的时候,你会心碎的发现/他们的资料都多了一条逝世时间,他们的页面也都变成了黑白仅此两色。

 

看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在他爸爸的葬礼上却出奇的冷静连眼泪都不流,众人对此很疑惑甚至谴责他父亲去世了竟然都没有难过。但在一天夜里,他想去冰箱拿些吃对东西时看到了父亲在冰箱上留下的便条,他瞬间泪流满面哭的撕心裂肺。去世仿佛是个具体又抽象的概念,但当你的生活中点点滴滴无时无刻都再告诉着你那个人已经不在的时候才是最令人崩溃的。

 

仿佛我们还没长大,仿佛我们刚从中学的校门口踏出脚来眼睛寻觅着意中人。但赤裸裸的事实告诉我们最小的九零后都成年了,你们要慢慢离开甚至已经告别你们的青春了。随着成长脚步的增加,我们会发现路途中越来越多我们熟知的认识的了解的亲近的人的离世。人生从来都不是加法,而是减法。我们甚至来不及跟他们说声再见,他们就随着时间猝不及防的离去。

 

90后的我们/童年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抓人眼球的电子设备。一颗玻璃球,一叠卡片,一堆沙子我们就能玩得很开心。下课之后和小伙伴们玩猫抓老鼠,鸭子过河路边的小卖铺拿几毛钱就能买到的零食,比如西瓜泡泡糖、跳跳糖、果丹皮,大大泡泡卷、一毛钱一张的辣片、无花果丝、金币巧克力。

 

在家里吃饭时电视里总会播着《小鲤鱼历险记》、《虹猫蓝兔七侠传》、《大风车》我们每天很开心的看着。

 

莱蒙托夫有首诗这样写:一只船孤独的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致90后,致我的青春。

 

文:芝麻馅的汤圆(QQ:2457254480)

 

BGM:芝麻小妞与双门洞成秀妍 主播电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