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在阿利坎特的酒店套房自刎

我决定在阿利坎特的酒店套房自刎

一月 16, 2019 阅读 685 字数 1671 评论 0 喜欢 0

来自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睁着干巴巴的眼皮,望着天花板角落的蜘蛛网。

 

我多次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句咒语:

 

“别想太多。”

 

身体仍然不听使唤,就像泡在福尔马林里。虽然我没有真的被浸泡过,但是参观实验室时看着那些动物尸体的标本,我觉得,现在我和他们一样。

 

我,毫无价值。

 

我心里也曾经,试图举过N个反例来驳斥自己的观点。

 

好好的一个斜杠青年。

 

我也不知道,咋,咋就被宣判为中度抑郁症患者了?

 

我去开了一点处方药,帕罗西汀。

 

和我喜欢的男演员,名字蛮像。

 

你们说,我会在安定医院住一段时间吗?

 

要是比北京的房价还贵,我就弃疗。

 

“不知咋的。”

 

这句话其实可以很文艺的理解,就是鸟悄地发生了。

 

由于没有驳倒自己的论据,我决定瞒着这个世界偷偷去自刎。

 

我用国外某知名搜索引擎搜到一个海边酒店,坐标是在Alicante,西班牙的一个港口城市。

 

小道消息称,前几个月,有一个西班牙人在此豪华套房跳楼,血液都溅到了十字路口。

 

我不得不被自己惊人的严谨感动到,最伟大的摩羯座毛爷爷曾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很感谢那位先人为我的自刎预量好了楼层高度和面朝大地的精准性。

 

我已然下定决心,结果下方的一行小字让我受到了惊吓:

 

“房源紧张,请您尽快预定。”

 

很好,我就开始了我的自刎之旅。

 

从马德里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我提着我的红色小箱子到了豪华套房,由于不是海景,我还特意找经理换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套房。

 

此时,我并没有在意豪华套的价格和银行卡的余额。

 

活着的时候不能逼格高一点,死之前一定要。

 

至少一定不能在青旅自刎。

 

第一次感觉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竟是去自刎。

 

我站在落地窗边,斜45度角扬下巴,望着远处的古城堡,与之相望的是地中海。

 

我低下了头。

 

感觉窗边,好硌脚。

 

一个电话骤然响起。

 

那段时间,我唯一信任的,可能就是我的心理医生。

 

我打算和她寒暄一下,就挂断,做我的正事。

 

没想到她,丝毫没有结束对话的意思。

 

从一个幼时被猥亵的女童沦为妓女最终努力奋斗回到祖国怀抱的故事开始,说到另一些种种不幸福的人和我比惨。嗯,的确很惨。

 

可是别人的惨,并不能给我愉悦感,也不能减轻我的负罪感和愧疚感,我就是有一种向死而生的决绝,似乎是凤凰涅槃。

 

我开了窗,抓着窗帘,灌进了海风混着夜色。

 

回头望了一下豪华套,双人床,还有茶几上的香槟。

 

预备纵身一跳。

 

闭上眼睛,眼前有两条滑轨,并行着放着幻灯片。

 

从出生我胖胖乎乎,到长大了瘦瘦小小。我没有朋友,所有的小伙伴都背叛了我,或者背后说我坏话。我捧着一颗红心,却被划得伤痕累累,就像疯狂动物城里的NICK。

 

我低着头,不爱说话,我恐惧别人灼热的目光和批评。

 

妈妈说,要好好学习,才值得被爱,才值得吃我给你做的饭。

 

初恋说,我跟她只是朋友,就亲了她一下。

 

我一个人做饭,吃饭,去餐馆。我可以拼命地吃乱一盘蛋糕,即使满脸奶油也没有人伸手去给我擦。

 

一个人订票,扛行李,住酒店。我可以订攻略,赖床或者早起,所有的松紧,都由我一个人控制。

 

我像一根蒲公英,只有纤细的根茎与地面相连。

 

无数条乱麻抽出,紧紧地锁住我,滋长了我跳下去的信心

 

另一条线路,我看见我戴着博士帽,在毕业典礼上抛得最高,笑的最大声。在波士顿的红砖墙,终于实现了和KEN的诺言。在联合国工作,有了和他一样可以自由出入的护照。学会了冲浪,攀岩。

 

对不起,我的未来,我没有勇气走向你。

 

你还是放弃我吧。

 

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和现实的边界。

 

无力面对我的过去、现在,所以打算扔掉将来。

 

回想每一个记忆里的人,似乎他们都有一张瞧不起、鄙夷的脸,深深刺伤我的神经。

 

当然,最后我还是停下了,不然也不会有这篇文章。

 

其实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有一颗极其善良的心。把所有的过错归咎于自己,傻傻地回想走不出来。

 

所以,所有还在人世的“我们”,都是勇敢的。

 

真的。晚安。

 

BGM: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島美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