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一份从不打烊的睡意

典当一份从不打烊的睡意

六月 14, 2019 阅读 335 字数 1370 评论 0 喜欢 0

感官告知我夏天到来的讯息,是在各地铁站内温差逐渐拉大的过程之中,一号线还是冷冰冰的 18 度空调气息,三号线扑面而来 28 度高温预警。

 

春困夏倦秋乏冬眠,我却在这个春末初夏逐渐丢失困意。

 

“没什么好睡的。”大脑拉出了一条警示横幅。

最近和书店走得很近,在觉得自己一无所知身无长技的时候。也在书店里和纸张、和陌生人、和自己,微妙地发生了一些物理的、化学的反应。

 

咳,像是这些觉得自己是以一个讲故事的人的身份来做开场白的时候,我总不知道该如何让人眼前一亮。老套得永远只会:“从前,有一座山… / 今天,天气晴朗…”

 

在书店一格格翻阅着读物,最后来到一个小角落,拎出来一本村上春树的《假如真有时光机》,开看前眼角余光扫了眼身后,被书包和各式文具洋洋洒洒包围着的,是个正坐在地上岔开脚趴着涂涂写写的小学生。

 

习惯使然地斜靠着书架,村上很快用他独到的笔触将我拉进他的世界,正入迷着,模模糊糊听到似是夹杂在耳机音乐外的呼喊,闪过他人在身后交流的这个念头后,刚萌生出回头的念想,也被心底不擅长交流的那个我及时遏止。

 

直到翻出笔和本子,调整一个书写状态预备着摘抄下一小段落,侧过身子的同时眼角瞥见小男孩正好奇地抬着头望过来,迎上目光之后便十分清晰的瞧见且听见他喊了声“姐姐”。

 

联想起刚刚被蒙上了一层雾的呼喊声,我一边略感抱歉地摘下耳机一边询问他刚刚是否也有叫过我,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问我在看什么书。

 

而后便用大人气十足的口吻,像时隔多年未见了解近况的老朋友那般,与我进行了一场你来我往的问答。

 

他好奇种种,话题开了一个又一个,在与他共享完耳机里半首歌后,我起身道别,这个六年级小朋友在背后喊了一句,“有缘再见啦。”

 

好哦,有缘再见。在心底雀跃着回应,顺带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在这次意料外的交谈中感受到局促不安。

季节确确实实地改变着河岸周边的植物与动物的模样。季节变换,风向仿佛切换了开关一般随之改变。根据那种触感、气味与方向,我们可以明确地感受到季节推移的刻度。

 

在这样一种伴随着真实感的流变中,我感觉自己只不过是自然那巨大的拼图中微小的一片。大体可算是不赖的心情。”

 

这便是那时候摘抄到本子上的一段。想来,仿若是为日后我在地铁站内感受春转夏的温差变化做铺垫。

 

总是表现出对摄影的无限热爱,却几乎没触碰过任何摄影类书籍,直到在书店鬼使神差挑了一本战地摄影书,刘旭阳的《我是一个目击者》,看完之后我想我很难在日后投入其他摄影书籍的同时将它淡忘。

 

这本战地摄影书集合了 22 位报道摄影师的 23 组获摄影界最权威奖项作品。

 

就这样埋头在一张张最前线的真实图片里,游走在作者最简洁的表述中,体会着看似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苦难悲痛,如同扛着摄影机在那一幕幕硝烟弥漫中又走了一遭。

 

无论是父母因悲痛而扭曲的神情,或是小孩无措认命而失神的双眸,都那么有力和传神,将我的情绪捆绑着坠入谷底。

 

可我同书店的小朋友,与那一个个镜头里的小孩,都同样是在地球的肚子里啊。

 

然而这些那些,不经意间悄然而至的小情绪,却是和早晨杯中那来不及拌匀便结块的奶粉,以及这每每了无睡意的夜晚一样,叫人无能为力。

BGM:see you in my drea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